<menu id="y0uyc"></menu>
<nav id="y0uyc"></nav>
<menu id="y0uyc"><tt id="y0uyc"></tt></menu>
  •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協會動態
    中國環境報:鼓勵社會組織發起公益訴訟
    發布時間:2018-03-08   信息來源:中國民族貿易促進會   
          近年來,我國環境和資源保護類違法案件大幅增加。與此相比,我國環境公益訴訟數量占比卻比較小。環境公益訴訟費用較高,社會組織缺少訴訟專項資金,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環境公益訴訟開展。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九三學社中央建議,建立國家環境公益訴訟基金。

      提起環境公益訴訟需要資金支持

      近年來,環境公益訴訟數量逐年增加,多地的環境公益訴訟實現了零突破。自201811日起,全國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我國環境公益訴訟將迎來新的發展期。

      目前,環境公益訴訟多集中在江蘇、廣東、云南和貴州等少數省份,環境公益訴訟總體上處于“萌芽”階段,與公眾預期仍有差距。在實踐中,環境公益訴訟資金難題日益顯現,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環境公益訴訟的開展,主要體現在:

      一是環境案件公益訴訟費用較高,缺乏資金來源。據統計,82%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是由社會組織提起的。環境和資源保護類案件往往訴訟標的大,大部分案件需要進行損害鑒定評估,鑒定費少則10萬元左右,多則上百萬元。此外,還有高額的訴訟、律師費用。如201512月,在廣東省廣州市焦某鎳嚴重超標污水案這樣一個較小的公益訴訟中,就花費了評估費9萬元、律師費2.6萬元;云南省某破壞生態的涉環境案件,僅僅是損害鑒定的費用就需要100萬元。

      國內多數環保組織自身運行費用不足,調查顯示,我國民間環保組織中,超過半數無固定經費來源,20%左右基本沒有籌到經費,大多數籌集的經費在5萬元以下,既無力承擔環境污染調查取證及鑒定的高額開支,也無力組建專業素質高的公益訴訟團隊,而案件判決后支付給原告方的訴訟費用往往不夠成本。

      環境公益訴訟主要依靠環保公益基金支持。然而,資料顯示,民間環保類基金會在國內基金會總量中所占比例很低,截至20138月底,民間環境基金會僅占全國各類基金會數量的3.2%。由于環境公益訴訟費用沒有穩定和充足的資金來源,極大地挫傷了社會組織提起環境公益訴訟的積極性。

      二是生態環境修復費用資金管理存在隱患。環境公益訴訟往往標的額巨大,一旦原告勝訴,就會形成巨量的生態修復資金,但這些資金無特定的受益人,其性質及使用方式尚無明確規定。目前,各地的探索模式包括兩種:一種是上繳財政,另一種是建立專項基金,或由基金會代為保管。從司法實踐來看,多數地方采用環境損害賠償金進入財政賬戶方式,但這筆資金一旦進入財政賬戶,往往易進難出。若不能保證賠償金??顚S?,沒有最終用于生態環境修復,有違公益訴訟的意義和初衷。

      建立國家環境公益訴訟基金

      九三學社建議,在資金來源方面,可從國家福利彩票等公益性收入中拿出一定份額,也可與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非公募基金會)或中國綠色發展基金會等公募基金組織合作,鼓勵更多企業設立環保公益訴訟基金。

      在資金運用方面,建立環保組織提起公益訴訟的資金支持制度,明確申請與審核程序,將環境公益訴訟必需的調查、鑒定、評估、研究、律師代理等費用納入基金支持范圍。法院判決執行的環境損害賠償金歸入這一基金會管理,主要用于環境修復和治理項目。

      在基金使用監督方面,建立基金使用的審查評估、信息公開以及監督管理機制,根據司法判決確定的生態修復內容,進行生態修復方案可行性與資金使用效益等審查評估。定期公開基金使用情況,定期進行審計監督,實現信息透明,接受公眾監督,保證基金合規合理使用。

      ■訴前程序典型案例

      藍山縣環保局不依法履行職責案

      基本案情:湖南省藍山縣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職責中發現,藍山縣新圩鎮上清涵村村民廖某某在未辦理國土、環保、工商等手續的情況下,在本村租用土地86.44畝興建選礦廠,從2006年底~20174月持續非法選礦生產。這家選礦廠無任何污水處理設施,其中多個尾砂庫無防滲措施,生產過程中排放的廢水、廢渣污染了所占用土地。

      藍山縣環保局作為環境保護主管部門雖對該廠做出了行政處罰,但該廠始終未能完全履行生效行政處罰決定。

      直到中央環保督察組督察后,縣環保局才于2017428日聯合藍山縣新圩鎮政府等部門,將該選礦廠強行關停并拆除生產設備及廠房。該廠雖被取締,但廠內的廢水未進行無害化處理,尾砂也未作進一步處置,存在持續對周邊環境造成污染的狀況和潛在環境風險。

      訴前程序:藍山縣人民檢察院調查核實后,于20171019日向縣環保局發出檢察建議,建議縣環保局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對環境損害責任方廖某某選礦廠的廢水、廢渣進行處置,避免對環境造成進一步的污染;依法履行環境監管責任,責令相關人員盡快制訂污水處理方案及土壤污染修復方案,并監督相關責任人員依方案實施。

      行政機關整改情況:縣環保局收到檢察建議后,積極督促廖某某對被污染環境進行治理,與永清環保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技術服務合同,委托制訂了《藍山縣新圩鎮上清涵非法選礦廠環境污染應急處置方案》,并監督廖某某按處置方案實施。

      截至2017126日,已恢復可利用土地面積約4000㎡,完成總量約70%;污泥池用地恢復面積約2500㎡,完成總量的約25%;已沉淀處理污水約600m3(未中和),現廠區剩余污水量約15000m3。至此,這起案件已通過訴前檢察建議取得了實質效果。

      典型意義:此案在辦理過程中,檢察機關通過對線索的研判、審查,發現了環保、國土部門國家工作人員的瀆職行為,通過民行部門的督促履職、反瀆部門的職務犯罪查辦,將對行政單位的監督與對國家工作人員的監督互相滲透、促進,形成了檢察監督合力。

      ■訴訟典型案例

      清流縣環保局未對電子垃圾無害化處理案

      基本案情:劉某未經審批焚燒屬于危險廢物的廢電子電器產品、廢棄的印刷電路板等,熔煉金屬錠。2014731日,福建省清流縣環保局執法人員到現場調查,責令劉某立即停止生產,并查扣現場堆放的電子垃圾,存放于附近的養豬場內。同年87日和89日,清流縣環保局將扣押的電子垃圾轉移至東瑩公司倉庫貯存。2015512日,清流縣環保局租用沒有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資質的九利油脂有限公司倉庫并將電子垃圾轉移貯存。

      訴前程序:清流縣人民檢察院于201579日向清流縣環保局發出檢察建議,督促其對扣押的電子垃圾嚴格按照法律規定進行處置并對焚燒電子垃圾殘留物進行無害化處置。清流縣環保局回復稱對已扣押的電子垃圾等危廢,將嚴格按照法律、法規的規定,交有處置危廢資質的單位處置。

      但據清流縣人民檢察院調查,清流縣環保局未按要求對扣押的電子垃圾及焚燒現場進行無害化處置,而是將扣押的電子垃圾貯存在九利油脂有限公司倉庫中,始終未對劉某做出行政處罰。

      訴訟過程:清流縣人民檢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

      明溪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清流縣環保局在明知涉案電子垃圾屬于危險廢物,具有毒性,理應依法管理并及時處置的情形下,既沒有依法處置危險廢物,也沒有聯系有資質的企業代為處置,而是將危險廢物自行轉移且租用不具有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資質的企業貯存。

      清流縣人民檢察院向縣環保局送達檢察建議書后,清流縣環保局依然拖延履行職責,未及時將危險廢物交由有資質的企業處置。清流縣環保局的上述行為已構成違法。遂判決確認清流縣環保局未依法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違法。

      典型意義:本案就人民檢察院在公益訴訟中的地位、舉證責任的分配、庭審規則等問題進行了有益探索和嘗試。本案的審理促使被訴行政機關主動糾正違法行為,及時對違法行為人做出行政處罰并依法處置危險廢物,有效發揮了行政公益訴訟督促行政機關依法履職的積極作用。

      本案訴訟期間,被訴行政機關履行了法定職責,人民法院依據人民檢察院的訴訟請求,判決確認原行政行為違法。

      銅仁市國土資源局、貴州梵凈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監管失職訴訟案

      基本案情:2005年,貴州省銅仁市國土局向紫玉公司頒發采礦許可證,許可其在梵凈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進行采礦。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亦對紫玉公司的采礦行為予以認可。

      紫玉公司在沒有辦理環境影響評價、安全生產許可、占用林地許可、生物多樣性影響評價的情況下,邊建設邊生產,置報批的開采方案不顧,采取爆破方式破壞性開采,造成資源巨大浪費、生態環境嚴重破壞。

      訴前程序:20161026日,江口縣人民檢察院向銅仁市國土局發出檢察建議書,要求依法撤銷向紫玉公司頒發的采礦許可證。20161125日,銅仁市國土局回復稱:“江口縣德旺鄉壩梅村楊家屯-上堰溝紫袍玉帶石礦采礦權行政行為合法,依法不應當撤銷?!?/span>

      20161026日,江口縣人民檢察院向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發出檢察建議書,要求其依法對紫玉公司做出處理。20161129日,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回復稱:該局所屬閔孝總站于2007724日向紫玉公司下達停工通知,2009年該局責令紫玉公司恢復被占林地,201112~201412月該局在保護區設3個點監守值班。20161129日,江口縣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到江口縣德旺鄉壩梅村大火堰組楊家屯-上堰溝紫袍玉帶石礦區實地查看發現,這家公司未拆除土地上建筑物和對礦區進行恢復原狀。

      訴訟過程:江口縣人民檢察院遂向遵義市播州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

      遵義市播州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銅仁市國土局在未取得國務院授權的行政主管部門同意,未辦理環境影響評價的情況下,在自然保護區設置采礦權并許可紫玉公司采礦的行為違法。對紫玉公司破壞性開采、浪費礦產資源、破壞生態環境等行為,銅仁市國土局和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均怠于履行監督管理法定職責,并有濫用職權許可其違法開采的行為,應確認違法。

     典型意義:本案判決確認銅仁市國土局、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違法并要求其依法履行職責,監督紫玉公司修復受損生態環境,對于加強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保護,矯正“靠山吃山”“犧牲環境謀發展”的錯誤發展觀,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堅守生態紅線,具有重要意義。

                                                                                                                                                                                  來源:中國環境報

      
    中國民貿微信公眾號
    中國民貿微博
    COPYRIGHT ? 1986-2016  BY 中國民族貿易促進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左安門內大街20號 郵編:10003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433號

    狠狠躁夜夜躁人人爽野战天天
    <menu id="y0uyc"></menu>
    <nav id="y0uyc"></nav>
    <menu id="y0uyc"><tt id="y0uyc"></tt></menu>